昨天下午,湖北第二師範學院2011級編輯出版學專業的孟龍正在自習,突然接到學工部老師的電話,稱3年前,他參加“舞良Yeah協會”時曾交錢購買會服,但會服一直沒發放,當年的會長要向他道歉並還給他這筆錢。這讓孟龍很驚訝:“我一直以為,這筆錢是會長‘貪污’了,看來我們都錯了。”
  壓在心上3年的良心債
  “舞良Yeah協會”(此社團現已註銷)創始人單良是該校2007級繼續教育學院的畢業生。記者昨聯繫上單良,單良說,3月3日,他專程從杭州回到母校,將2萬元現金交到學工部辦公室洪葉老師手中,希望追還3年前拖欠協會2011級社員購買會服的費用,以彌補這麼多年來心裡的愧疚。
  原來,2011年下半年,由於活動需要,“舞良Yeah協會”向2011級的新進社員每人收取服裝款項120元用於購置會服。在發放了一件T恤後,其餘服裝因尺寸問題未能繼續予以發放。不巧的是,那幾天,單良因跳舞不慎導致腳部嚴重骨折,被迫回到家鄉安徽休養。“屋漏偏逢連夜雨”,接下服裝訂單的網絡商家捲款“跑路”,從此杳無音訊。
  卧床休養半年,單良恢復健康。可那筆服裝費用(扣除T恤費用後,有大約近2萬),仍像大石頭一樣壓在他心上。
  可那會兒,單良沒有任何積蓄,根本賠不起近400名社員的損失。
  努力創業成功
  傷勢恢復後,單良開始艱苦創業。他發誓,通過自己努力,趕在11級社員畢業前還回那筆錢。“功夫不負有心人”,單良於2013年4月1日在杭州成立了蜜帥文化創意有限公司。經過一年多奮鬥,公司運營走上正軌,單良終於有了還款能力。
  懷著既愧疚又激動的心情,單良重回母校。“非常想跟每位成員當面說聲抱歉,可是因為工作太忙,時間又不允許,只好委托洪葉老師幫我集體退還這些錢。”單良的到來讓洪葉確實很驚訝,不過她承諾一定會幫他將欠款歸還。
  事隔兩三年,昔日的“受害”社員目前已大三,有的更換了聯繫方式,有的則外出實習,再加上該社團在2012年已被註銷,順利找到每位“受害者”著實有些困難。不過洪葉著手整理當年的賬目和信息,後期還會聯合校社聯財務中心的負責人和繼續教育學院相關負責老師一起尋找“受害者”,歸還欠款。
  上周,單良還特地發了一篇微博,尋找當年的社員,希望能主動聯繫他。記者昨看到,單良整理的名單上,已經找到了100多名社員。
  曾經的社員也想說聲“對不起”
  根據單良整理的名單,記者昨找到了幾名社員。瞭解到事情的原委後,大多數人都說“沒想到”。
  “退回的錢有多少,我們並不計較。”孟龍同學說。“原來我們以為他拿著錢跑了,沒想到真相是這樣,其實我們也欠他一句‘對不起’!”社員魏濤說。
  單良還表示,如果2萬元的數目還不夠欠款,他會繼續補款;若有剩餘的錢,他希望可以將其用作創業基金,幫助學弟、學妹們創業。
  通訊員洪天翼 記者李芳  (原標題:畢業生千里返漢還良心債)
創作者介紹

神戶

zc91zcwzl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